首页 财经 健康养生 娱乐 国际 汽车 旅游 社会 时事 综合 军事 科技 教育 体育 文化
当前位置: 楼岩资讯 > 社会 > 578位报人生命谱写大众长歌

578位报人生命谱写大众长歌

发布时间: 2019-12-02 12:11:21   |  人气: 2801

肩负神圣使命的报纸《大众日报》(Dazhong Daily)自沂水县云台峪村茅草屋诞生以来,经历了战争的洗礼,并不断书写自己的传奇。它是中国报业史上最长的党报,已连续出版80年。她经历了世界新闻史上最悲壮的一幕。578名记者在战争年代献出了生命。高青科(曾别名丁竹)就是其中之一。

山东省档案馆建筑面积近5万平方米,馆藏档案75.7万份。大多数这些历史标记仍然尘封着,储存着几代人的记忆和情感。编号为“A137-03”的文件默默地显示在这些庞大的文件中。文件中是大众日报“丁柱同志调查组”1985年12月25日的调查报告。在这篇报道的背后是一段埋藏了几十年的事件,这段事件是如此的悲壮,还有一个传说。

你为什么又想找到丁珠

至于“丁柱”,1985年前《大众日报》的报纸历史资料基本上记载了他于1942年秋逝世,享年25岁,当时是《大众日报》的常务董事。

为什么又提到了过去?1985年5月,大众日报举办了一个关于报纸历史的论坛。座谈会上,前政治指导员、党总支书记、大众日报管理部主任李新富同志提出丁柱同志于1942年秋逝世。由于当时严峻的抗日战争形势,他不得不匆忙下葬,他的家人无法得到通知。当地政府和他的家人目前知道这件事吗?

这件事一提出,在场的其他老同志也表示了关切。李新富和丁竹是淄川的村民。在报社工作期间,他们经常再次一起工作。战争期间建立的革命友谊和对烈士的记忆使这位60多岁的老人难忘。

会后,李新富多次致函大众日报相关领导。信中写道:“我对丁柱同志最大的遗憾是我忘记了他的家乡地址。我只记得离淄川市不远,但这个村子的名字已经被人遗忘了。”他说,“我从未忘记一条线索。我和丁珠都来自淄川县,有一次谈到他在淄川师范大学的学习,我问他是否认识一个李玉妹(我小学的同学,也在淄川师范大学学习,女)。他说他不仅认识他,而且在抗日战争初期也一起出去了,后来又分手了”。

大众日报的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成立了“丁柱同志调查组”,并立即着手工作。李新富让他仍在淄博的弟弟李士新去找。双方很快就找到了65岁的李玉妹。

当李玉妹得知调查组来访时,她感到无限的激动。她回忆说,高青科的家人住在淄川市西北不远的杨宅。她和高青科是淄川师范大学的同学。1937年“七七”事变后,他们离家出走,在农历十月加入游击队。

调查组立即赶到杨宅,召开了调查会议。经证实,高青科是杨寨的真人,他离家时“高青科”的年龄、外貌、特征和教育背景与李新富、安龙儿、刘理子等老同志向调查组反映的“丁柱”烈士的情况完全一致。

到目前为止,这段尘土飞扬的插曲已经慢慢向世界展示了它的真实面目。丁珠去世已经43年了。丁竹的哥哥80多岁,他的妻子庞玉峰66岁。庞玉峰和丁珠(高青科)于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9月16日结婚。婚后,丁竹只在家呆了一个月零四天,再也没有回来。

43年来,这个简单的农村妇女一直在等待她的丈夫,烧香,在节日里做礼拜,希望他平安归来。然而,她不知道她的丈夫已于1942年秋天去世。

大众日报管理部主任

让我们恢复这段历史。丁珠(Ding Zhu),原名高青科,淄川县杨寨人,就读于淄川县初级中学(又称淄川师范学校)师范班。他于1937年9月16日结婚,并于11月加入游击队,加入了民族抗战的洪流。他于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去延安抗日军事政治大学学习。1941年3月,他被调到大众日报。在此之前,他是山东文化抗日救亡协会组织的山东公学党支部的负责人。他被调到报社,担任政治指导员兼总支部书记、管理部主任和发行部主任。1942年7月,他担任该报最高行政机构社会事务委员会的副主任,并兼任鲁中总党支部书记。

丁柱在报社工作期间主要负责管理部门。在抗日战争最困难的1941年和1942年,管理部门负责领导沂蒙的三个印刷厂,分发材料、总务、书籍和报纸。据当时印刷厂的老同志李宋淳说,他(丁柱)在管理部门工作时经常去三家工厂(报纸印刷厂、印刷厂和平版印刷厂)了解情况...他深入工人群众,与他们一起吃饭、生活和工作,并与他们融为一体...丁柱同志十分重视形势教育,经常向工人同志报告国际形势、苏德战场和国内抗日形势。他讲得非常生动具体。当他做报告的时候,工人们甚至没有打瞌睡,工人们的同志们深深地爱着他。

宁死不屈。

一九四二年九月,日本侵略者开始准备对山东根据地进行新一轮的“扫荡”。由于兵力不足,日寇采取了分兵、突袭和拉网的方法。11月27日上午,大众日报管理部在沂南县安迪镇东北耿家官庄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反“扫荡”运动。

早上七八点钟,路堤的第一线传来枪声,马木池和牛王淼。日军已沿公路进入,并开始分割和包围我们的根据地。会议当场决定,刘理子同志带领部分同志向西到东西庄,丁柱同志带领安然、齐卫青等20多名同志向东离开耿家官庄。然而,他们很快发现敌人正在密集的搜索中前进。丁柱立即带领同志们到达北大山主峰,发现敌人已经形成包围我队的趋势。

丁柱决定向东北突围,这时敌军步兵出现在北大山北主峰的半圆形凹顶上,清晰可见。鉴于当时敌人的情况和地形,丁竹将二十多人的队伍分成两组。一组由他自己带领,前往凹半环的东部山坡隐蔽,另一组由安然(Enron)带领,在西部山坡隐蔽。所有同志都同意坚决隐蔽他们的目标,不暴露他们,除非敌人发现他们在还击前要向对方走去。与此同时,他为自己挡了一颗子弹,他不应该被牢牢抓住的信念开始传播和隐藏起来。

丁渚患有疟疾,周期性冷热发作。这时,他的发病时间就要到了。许多同志担心他的病,并多次问他如何治疗。他用非常坚定的语气说,“这是可以做到的!”“没问题”。当时,他携带着一把2号毛瑟手枪、几发子弹和几枚北海硬币。他带领一群同志到东边的山坡上躲避,他自己躺在山脊上一大块躺着的牛石头下面。

不久,敌人将沿着东西山脊下降,不可避免地会经过丁柱的庇护。后来安然同志回忆道:“我希望他能听到运动并迅速行动,但我看不到他行动的任何迹象。我的结论是他被反复发作的疟疾所困。这时,敌人已经翻过沉睡的公牛石,走了下来。敌人开火了,丁柱同志也开火了,但是双方的距离很近。只有十几个敌人聚集在周围。很快枪声停止了,敌人再次从山脊下来,沿着村庄的小路袭击了北部山脉的主峰。我的结论是,丁柱同志作出了英勇的牺牲,只留下了巨大而黑暗的沉睡的奶牛石静直立着,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敌人横扫后,安然和张赵梅等几位报社同志逃脱了危险。几天后,安然、张赵梅、张西秀和张融冒着生命危险回到北大山,发现了丁柱同志的尸体。根据安龙儿的记忆,丁柱同志的身体“一条腿弯曲,一条腿伸展,蜷缩在沉睡的牛石中,经过仔细观察,子弹从下颚进入,从左头射出...由此可见,丁柱同志正在和包围他十次的敌人作战,差距很大...他决心不被抓获并自杀”。后来,在当地人民的帮助下,安龙儿等人准备好棺材,将丁柱同志的尸体埋在祭祀地点山坡下的平地上。

日本侵略者的这次袭击持续了一个月,大众日报的六名同志勇敢地献出了生命。

11月中旬,被疏散到各地的《大众日报》的同志们陆续回到自己的岗位。六位同志的牺牲让所有的报社工作人员感到极度的难过和悲痛。不久,该报在耿佳官庄举行了一次追悼会,悼念会场的悲伤声音。

“管理部主任丁珠在1942年的扫黄运动中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句简短的话终于在1985年底给我们呈现了一段尘封43年的历史,展现了一段激动人心的英雄生活。由于大众日报党委的努力,1986年7月7日,山东省人民政府正式承认丁柱同志(原名高青科)为革命烈士。

战争年代

大众日报578名员工死亡

"在战争年代经营一份报纸也要花很多钱。"《大众日报》的老记者陈冰在去世前曾告诉后代。

“我们来自子弹……”这是大众日报歌曲的第一句话。战争期间,《大众日报》是一面不可战胜的旗帜。这种舆论立场,是广大新闻工作者誓死捍卫的,是用生命锻造的伟大事业。

1939年夏天,李竹茹和八路军第一纵队来到沂蒙山。1940年初,他是山东分公司宣传部主任,也是大众日报管理委员会主任。

“历史上从未有过没有立场的报纸,也从未有过没有立场的记者。”“抗日战争与进步”应该是当今中国记者的共同立场。只有站在这一立场上,坚定地团结和接受进步党的领导,我们才能成功地肩负起时代的光荣责任。”李竹茹以党的坚定立场和明确的新闻理念,明确了办报的指导思想。

为了解决报社人员短缺的问题,李竹茹通过山东省分行组织部调动了一批中等以上文化程度的知识分子。作为行政委员会的主任,他亲自撰写社论和文章。从1939年11月到1941年5月,他在《大众日报》上发表了12篇署名文章,总字数超过8万字。

1942年秋末冬初,在反对“扫荡”古玉的战斗中,面对8000名敌人的疯狂进攻,李竹茹表现出了冷静和勇敢。中午,在战斗的间隙,他非常沉着地说了又说,鼓励每个人:如果他坚持到天黑,他一定会成功突破。天黑后,我们的军队开始突围。李竹茹在爬上山顶的石墙时被子弹击中头部,当时他37岁。

他和李竹茹、他的同学和南京中央大学的革命战友余颜勇一起来到山东。

颜勇是一个又高又瘦的人。那些见过他的人印象深刻。一副近视眼镜就在薄薄的鼻梁上,比普通知识分子有着瘦削的身体和饱经风霜的脸。

俞颜勇于1939年调到《大众日报》,担任《国际时事》版总编辑、《大众电信》总编辑、《大众日报》通信部部长。

1941年11月,颜勇率领战时新闻小组跟踪中国共产党山东支部和第115师的活动。这个团体有30多人,有一个收发报纸的广播电台。1941年11月29日之后的半夜,他们穿过临蒙高速公路向南,走了一整夜,30日拂晓来到大青山脚下,误入敌人的“围剿”,遭遇了山东抗日战争史上最惨烈的战斗。

在这两天一夜的“大青山突破”中,报社的同志们遇到了敌人,立即被驱散了。商业部门的负责人卢在斗争中被切断了联系。印刷工柏文拒绝被敌人俘虏,当场被击毙。一些同志开枪射击,砸碎枪支和机器,烧毁文件,引爆手榴弹,最后敌人冲了上来。余颜勇同志也在斗争中牺牲了。

当天晚上,老记者朱民的新闻团队从望海楼楼顶下来,经过大青山战场。尸体分散在山野各地。血液被冷冻干燥。悲剧场面令人无法忍受。

突破后,报社的同志们在郭季天的遗物中发现,他在日记中写道:“我向天发誓,我将为国家的生存献出我最后的鲜血!”

刚满18岁的美术编辑·侯莉在大青山战役中成功突围。作为一名幸存者,54年后,72岁的他回到沂蒙山区,在大青山烈士陵园放声大哭。

被该报杀害的人中有电视台台长叶凤川、记者方淑和陈红、编辑齐若军和雷根,以及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无线电操作员、翻译、莎士比亚、厨师和交通警察。

伟大的青山英雄是被报纸杀害的578名烈士的缩影。从1939年成立到1949年,一家报社在10年内失去了如此多的生命,这在世界新闻史上极为罕见。

特别是,我们不能忘记,在这场惨烈的战争中,160多名沂蒙村民为了保护报纸,在侵略者的枪林弹雨下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许多人甚至没有留下他们的姓。

皇冠摩天大楼,不要忘记根的深度。到目前为止,广大新闻工作者亲切地称其创建地沂水县云台峪村为“故乡”。自2007年以来,大众报业集团和省地质矿产局决定每年为老区打井。《大众日报》第一任总编辑匡亚明在南京逝世,享年91岁。他最后的安息地是《大众日报》创办的地方。这一人生锻造的宝贵事业是一代又一代人的爱、心和灵魂的结果。

据《大众日报》报道,部分信息和照片由《大众日报》集团(General Public Daily)社会史展厅馆长余安清提供。

北京28下注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2元彩票 江苏快三投注 快乐十分下注

上一篇:故宫博物院推出护肤品
下一篇:28单车和那年的青春重现!自行车方阵跨时代的浪漫

热门资讯

© Copyright 2018-2019 estalco.com 楼岩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